划分功能区解开致堵“死疙瘩” 市民:路没变宽却不堵了 _三丝汤网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
      <kbd id='iH6AO'></kbd><address id='I14VQ'><style id='nIbDd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jyQ8T'></button>

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          划分功能区解开致堵“死疙瘩” 市民:路没变宽却不堵了

          点击:97122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解开致堵“死疙瘩” 日坛路有了新走法

            “路没变宽却不堵了,挺神”

          ▲日坛路划分了三个功能区,最西侧黄色网格线处为临停落客区。

            原路段

            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紧邻日坛路,道路拥堵曾是医院门前的一大难题。最近一个月来,经过交通秩序整治后的日坛路有了新变化,医院门前的单行线分出了3个“功能区”,既满足了医院就诊的停车需求,也让其他社会车辆通行不再受阻碍。如今,每日早高峰,再也看不见医院门前堵得动弹不得的车流。对这次极为有效的交通疏堵措施,周边居民纷纷竖起大拇指。只不过,也有一些不熟悉情况的车主面对一路“三吃”难免犯晕。记者再访现场,看看如今的日坛路怎么走最方便。

            目击

            停车通行各行其道

            1月15日早高峰,记者来现场探访时,特意乘坐出租车,并要求司机师傅停到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门前。“如果堵车我给您停光华路行吗?再步行100米就到了,怕耽误您时间。”到达现场前,司机师傅特意给记者打起了“预防针”。

            临近目的地,记者发现,眼前的机动车虽然不少,但没有一辆是滞留的,可谓多而不乱。就连司机师傅也很惊讶,他直言早高峰日坛路不堵车,过去几乎是不可能的。“这路也没变宽啊,挺神的!”

            的确,医院门前,就医人群一如既往的密集,但不同于以往的是,医院门前的日坛路行车顺畅,再不见如“煮饺子”似的堵车景象。和2019年同期相比,日坛路的宽度并未增加,高峰时段来往车辆不见减少,但途经医院门前的车辆,已经根据不同需求,采取了不同的走法,就医人群的车辆和普通社会车辆不再交叉——正常通行的社会车辆,都从日坛路最东侧车道行驶,而中间车道和最西侧车道,则留给了就医人群。

            “比起就医的人,我们也同样是受益者,以前早高峰哪儿敢走这儿啊!”日坛路的成功疏堵,很多车主都深有感触。车主吴先生说,日坛路上主要的交通压力来自就医的车辆,一家一辆车,所以住在周边的人都知道,早高峰只要不是去看病,宁肯绕路也不往日坛路“凑热闹”。吴先生特意掐表算过时间,他曾经被堵在日坛路上时间最长的一次是35分钟,而现在只需要5分钟就能通过,上下班再也不用绕路了。

          拓宽路段

            探寻

            解开两个致堵“死疙瘩”

            朝外街道办事处平安建设办公室副主任张炜告诉记者,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每日就诊量很大,粗略统计每天能达到8500至10000人,高峰时段集中在早7点至上午11点。就诊孩子多,是这家医院最大的特点。一个孩子的背后就是一个家庭,这就意味着,父母陪同甚至一家四五口人陪同就医的情况很普遍,多数家庭来医院时至少都要开一辆车,因此,日坛路周边的停车需求非常大。

            “对于我们的工作来说,仅看到人多车多这种表象是远远不够的。”张炜说,2019年,朝外街道对日坛路多年的拥堵顽疾进行了深入分析,发现主要的“堵点”有两处,均是与医院相关的停车场。

            朝外街道调研发现,医院东门停车场仅有50个停车位,但作为离医院最近的停车场,停车需求是最旺盛的。进出该停车场都是东进东出,等候进场的车辆均盘踞在日坛路上,由此形成了第一个堵点。为了能让就医的孩子离开医院时能就近上车,很多家庭采取一人带着孩子下车看病,一人在车上排队等着进停车场的办法。

            第二个“堵点”则是医院东南侧的停车场,也被称为“绿荫停车场”,共有240个停车位,这是就医人群的第二选择。该停车场同样是东进东出,同样要在日坛路上排队。张炜说,其实医院门前路段一直是单行线,但“绿荫停车场”离南侧光华路只有100米,很多车主发现道路拥堵后,便会逆行日坛路、拐上光华路,这就让拥堵更加严重。

            2019年下半年,解开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门前的两个“死疙瘩”,成为属地朝外街道办事处的重要课题。街道充分发挥“吹哨报到”机制的作用,联合起朝阳区交通支队、朝阳区市政交通委、朝阳区城管监察大队、朝阳区卫生局、朝阳区园林绿化局、朝阳停车公司等各方力量共同破解难题。

            “我知道了,以前那小停车场没了!”一位细心的车主如是说,也几乎一语击中了“要害”。他所说的“小停车场”,指的就是医院东门停车场。2019年12月,在朝外街道办事处对日坛路的疏堵工作中,取消该停车场便是最重要的举措之一。

            “开辟新停车场或者采取禁停,这些思路太常规。”张炜说,停车需求量过大,周边又没有地方开辟新的停车场,而孩子生病父母心急如焚,不让停车是行不通的。想解决医院门前的停车难题,得参照“大禹治水”,变堵为疏。

            为了论证医院东门停车场能否取消,朝外街道和各相关部门一道进行了细致的调研,工作人员还参照了人民医院、朝阳医院等各大医院的门前疏堵办法。经过测算发现,取消停车场看似不利于就医人群停车,但实际取消的停车位并不多,如果增加临时落客区,停车、通行双方面都能得到满足。

            “以前是‘千军万马’挤车位,现在是随停随走。”张炜解释说,医院周边其实有不少停车场,家长带着孩子来看病,可以在路边临时停车,让一个家人先带孩子去医院,另一个人开车就近找停车场,这样既不影响交通,也不耽误就医。

            在治理第一个“堵点”的同时,“绿荫停车场”作为第二个“堵点”,也开始了精细化治理。进出车的方式由原先的“东进东出”,改为了“东进西出”,进入停车场的车辆,在日坛路最西侧车道等候进场,再由秀水西街驶出。这样一来,盘踞在日坛路中央等车位、逆行的现象也双双消失了。

            解疑

            一路“三吃”别犯晕

            站在日坛路的便道上,背对医院,记者眼前的道路上,疏堵的人员和硬件设施真不少。向右看,最西侧车道中间横了一排石质隔离墩,将这条车道单独划分了出来。向左看,则是齐刷刷的一排黄色网格线,道边立有标识牌,上面写着“临时落客,即停即走”。

            马路边的交通协管员几乎五步一岗,要是有司机不熟悉道路改制情况,他们就会迅速上前讲解、疏导。他们手里拿着扩音器,循环播放的内容除了引导车辆外,还不断提示医院周边其他停车场的位置。

            “现在还是初期阶段,确实还有一些不熟悉情况的司机容易走错。”一名交通协管员说,特别是一些临时落客的车辆,司机看到黄色网格线后就不敢停了,区别于常见的黄色网格线,医院门前的黄色网格线意在提示司机,即停即走,禁止长时间停车。

            用于就医的两条车道究竟有何区别,是司机们问得最多的问题。对此,张炜说,医院门前的日坛路划分3条车道,分别承担着不同的功能。

            最西侧的车道,为进入停车场的专用等候区。如果想把车开进“绿荫停车场”,就走最内侧车道,在两个石质隔离墩前左转即可。如果在医院门前落客,车辆停到周边其他停车场,那么,司机可以经中间车道,向左并线至最西侧车道的黄色网格线处,落客即走。如果是社会车辆正常通行,则走东边的最外侧车道。

            健安东路既拓宽又拉直

            健安东路与樱花园西街的交会处,常被周边居民形容是“丁字路口”。但事实上,这里是一处不太规范的十字路口。路口向西的路段不仅狭窄,且整体向北偏离,人车相遇几乎都错不开身。这条窄路不仅行车不顺畅,同时还存在不小的安全隐患。2019年12月底,该路段向南侧拓宽,路窄、路偏的问题全部得以解决。

            “这条路以前就像骨头错位了一样。”车主李女士说,樱花园西街为南北走向,健安东路从这条大街上横穿而过。不过,健安东路的东西两侧却并不在一条直线上,西侧道路不仅狭窄,且向北偏离路口。开车行驶到这里时,明明是直行的路段,却总感觉像在斜穿一样,“小剐蹭”也因此经常发生。

            说起此前道路的狭窄程度,周边居民有着深刻体会。国典华园小区居民王先生说,过去的健安东路,宽度只能容纳一辆机动车通行。作为非单行线路段,双向来车时这里经常“顶牛”,尤其是在早高峰时段,每天早上一过7点,这条路上的机动车就会排起长龙,此起彼伏的鸣笛声吵得人心烦意乱。

            曾经饱受诟病的健安东路,如今在经过樱花园西街后,马路已经被拓宽成双车道,路两侧均设置了非机动车道和人行便道。马路的最北侧,还专门“留白”,用于停放共享单车。这个新的停车区域实际上就是过去的健安东路,这意味着整条道路向南拓宽了不少,健安东路的东西两段终于“拉直”,行车也不再有“错位”的感觉。

            “看见路中间的绿化带了吗,那里以前是个饭馆。”手指着眼前宽阔的路面,和平街街道办事处综合行政执法队拆违组组长许家林说,健安东路向南侧拓宽,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挡住道路施工的违建。其中既有饭馆,也有卖菜大棚,这些违建是诸多历史原因造成的。早在2017年,街道综合行政执法队便开始了拆违动员工作,在道路拓宽以前,拆除饭馆和卖菜大棚等违建共计800余平方米,为健安东路的拓宽创造了有利条件。在整治的同时,周边无照游商经营问题也一并得到了治理。

            情况特殊的是,健安东路拓宽路段,是和平街街道办事处与小关街道办事处的交界线,拆除违建的工作需要双方共同努力。小关街道办事处副主任贾冬云介绍说,堵住健安东路的原本还有一片平房区,“元大都公园五号地”是这片区域约定俗成的叫法。1980年至2001年,这里建起大量违建平房,总建筑面积近2500平方米。2019年11月,全部违建完成拆除。

            元老胡同疏通“一举三得”

            在朝阳区,2019年底经过整改,环境得以提升的道路不止日坛路和健安东路。朝外北街与朝阳门外大街是两条东西走向的主干线,两条路之间的元老胡同经过移除挡路的线杆,路面通畅,周边工体西里、吉祥里东区、御东花园3个小区的居民驾车出行,终于不用再绕路了。居民们说,疏通元老胡同“一举三得”,首先是他们出行方便多了,其次,小区周边又多了一条消防通道,而且胡同环境也得到很大改善。

            “原来4根线杆就立在胡同中间,特别碍事。”回顾元老胡同为何经常堵车,吉祥里东区居民赵先生说,因为历史原因,胡同里的线杆不偏不倚,正好立在道路的正中间,每根线杆的下方,还有一个硕大的圆形基座,基座的直径大约有2米。由此被线杆“一分为二”的元老胡同多年通车难。

            “小车勉强能停进来,SUV肯定没戏。”一位车主说,元老胡同的宽度原本有6米,因为有线杆挡路,杆体的双侧都非常狭窄,久而久之,这条路几乎成了“约定俗成”的停车场。对周边小区的车主来说,元老胡同本该是回家的最优路线,但多年来,他们都得开车从朝阳门外大街向西绕行到吉市口路,才能来到朝外北街。“早晚高峰这两条主路的交通压力都比较大,绕行的话,要多花15分钟甚至近半小时。”

            元老胡同难通车,为此担忧的不仅仅是有车的居民,很多人还提到,这条胡同对于周边工体西里小区、御东花园小区,尤其是吉祥里东区来说,还是紧急情况下的消防通道。

            今年1月16日上午,记者实地探访了元老胡同。经过2019年12月底的整改提升,曾经立在道路中央的线杆全部向东移动了3米,线杆根部的巨大基座不见了,整条胡同敞亮多了,再也不见错车难的景象。这条路已成为周边很多居民上下班的必经之路。胡同两侧的墙面经过修整、粉刷,现在变成了文化墙,图文并茂讲述着元老胡同近300年的历史。

            属地朝外街道办事处城市管理办公室主任王利杰介绍说,为了解决元老胡同的通车难题,街道通过“吹哨报到”机制,联合朝阳区道路养护中心、朝阳供电公司共同到现场研究解决方案。在勘查时他们发现,路面下方有排水、电力等多条管线,想移动线杆工程比较复杂。为此,属地街道与相关各方开了多次协调会,商讨施工方案。

            在实际施工过程中,特别采取了1+N的工作模式,即:整改提升一条道路,多个工作组来配合,包括道路疏导组、居民协调组等充分发挥作用,尽力将施工给周边居民带来的影响降至最低。

            王利杰说,正式施工是在2019年12月,当时工作组向周边居民说明了情况,施工人员移动了元老胡同内的线杆,仅仅一上午,线路便改完了,居民用电很快恢复。随后道路、路侧墙面的改造工作又持续了近一个月。不仅如此,该胡同架空线入地工作目前已经立项,今年内,胡同的线杆将彻底消失,胡同的面貌将会更好。

            本版文图 景一鸣 傅丹桐

          【编辑:苑菁菁】
          顶一下
          (23970)
  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  (77370)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热点内容
         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